《远得要命的爱情》经典台词

看淘网     2016-04-27

《远得要命的爱情》经典台词
第一集
相亲男【俗,现在的女孩太世俗,长得跟一匹马似的还想坐宝马】
菲菲【他怎么不说他长像跟头驴似的】
二鹏【跟他比起来,我也算的是男人中的上品了】

詹姆斯【我叫詹姆斯,不姓詹】
菲菲【起了个英文名,还真以为自个儿是海外华侨啊,我家楼下买烧饼的起的那英文名可真比您洋气】
菲菲【二十八岁的白领剩女算不上什么太困难,但你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可就一下子变成寸草不生的重灾区了】
初夏【我就是因为知道我自己这种情况,所以才不想让你们为这种根本就没什么希望的事费神嘛】
菲菲【行,你可以自暴自弃,但是我们愿意为重灾区捐献自己的爱心,你管得着吗】
菲菲【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个男子汉了,作为一个男人,做事就要敢作敢当知道吗】
孟响【这个家没有人教我该怎么做男人,更何况因为我的存在,这个家也很难再有男人了】
菲菲【他是镶钻小手枪,你是陈年擀面杖,你跟他这么一比简直战斗力为负数,真是让我想到我十几年前了,那个时候我也是宝剑出鞘,利得很呐】
同事【隆塔诺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在远方,真美】
初夏【这事可真够远的】
初夏【长得帅是吧】
同事【对啊,特别帅】
初夏【这世界上谁也没有我儿子帅】
同事【你说的是现实世界,我们可说的是幻想世界,女人这辈子都有那么一个或者几个男人想得到吧,你难道没有吗?】
初夏【我只有抢不到的打折菜、
订不到的辅导班】
瑶瑶【我这大书包在公交车里简直就是一凶器,一转身砸晕一大片】
孟响【我妈呀就是个老好人,一紧张就词穷,绝对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瑶瑶【你妈还挺可爱的】
孟响【那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家以后还不是得靠我,她在外面太不让人放心了】
初夏【扔东西那人不是我,撞倒东西也不是我,不能让我一个人赔吧】
沈岸【你可以不拿我做挡箭牌,接住那只羊腿一切都不会发生】
初夏【谁能接住那么大一腿啊,只能被砸中】
若男【初夏,我现在太高兴了,这世界上终于有一个被你欺负的人了】
初夏【继续努力】
若男【其实所有的高级餐厅都是一个味的,现在我倒是很想吃孟初夏的特色菜了,同不同意我蹭饭呢】
初夏【你也是我们家的VIP】
第二集
初夏【这孩子吃不惯我这些特别料理,平时也只能给他做一些普通的家常菜】
孟响【茄子冰淇淋、大蒜烤红薯,谁的童年有这么黑暗的回忆,我宁愿吃这些家常菜也不要吃那些黑暗料理】
若男【人家常说食物的味道之间的搭配是有科学道理的,可是我倒是很期待你这种不讲理的搭配,感觉好像有无限的可能性,简单地说呢就是有趣】
初夏【我现在听你们在这儿讲什么爱情啊心动啊,都觉得特别的遥远,我呢就只希望能找到一个愿意接受我照顾我们的男人,我就愿意用一辈子来感激他,什么百转柔肠的爱情,全部没有过日子来得实际】
菲菲【那你也先得抢个男人回来啊】
菲菲【这个世界上就有一些运气好的人,一开始就能碰到自己的另一半苹果,可是像咱们这样的呢,注定要兜兜转转寻寻觅觅,所以必须抓紧时间,一旦发现不合适立马撤退,浪费一分钟都是犯罪】
初夏【人不都说两个人在一起要互相磨合迁就才能长久吗】
菲菲【你想指望一个男人因为喜欢你,改掉自己二三十年形成的习惯,还不如指望世界和平呢】
菲菲【你呀你,满脑子就是忍忍忍,等你老死那天回首往事才发现自己这一辈子都活在憋屈中,这就叫悲催】
佳影【为什么有的人会在马路边上吃饭呢,都是汽车,不会很难闻吗?】
沈岸【你的世界太简单了,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把五星级酒店的菜叫到我公司吃】
沈岸【别妄想什么】
佳影【爱情】
沈岸【刚才小影子说的那个词,我连说都说不出来,那是最没用最遥远的东西,所以别问我要,我根本没有】
孟响【还有这么多披萨呢,要不,我打包吧,不然多浪费】
瑶瑶【孟响你也太不仗义了,至少得分我一半,这正好还剩了明天的早饭呢】
二鹏【菲菲,这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
菲菲【这不会是你顺的吧,男网管也送这个啊,我尺寸没那么小,留着送你孩子穿吧】
二鹏【若男上回突然说想吃什么鹅肝,我以为要AA制那叫一个心疼,结果了她早把单给买了,以前总觉得吧,谈对象要是悬殊太大,不行,现在想朋友之间要是经济差得太多,也累得慌】
菲菲【你们有这个想法就是混蛋,若男只是真心诚意的相对咱们好】
初夏【这个我知道,可是从上大学那会儿开始她就处处照顾我,欠了这么多,以后拿什么还】
菲菲【你别想回报就是对她最大的回报】
达芬奇【你每天跟这些肮脏的男人斗智斗勇,累不累】
菲菲【按理说呢我应该回答你很累,但是放眼过,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觉得挺累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第三集
初夏【你说,他抹了我一脸蛋糕之后是不是就不能再追着我赔那钱了】
若男【初夏,你俩的行为真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幼稚的事】
沈母【刘家小姐说你精神有问题】
孟响【我知道,在我们这个年纪搞什么喜欢不喜欢很没有意义,你不要一看到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就想到恋爱,这样很俗】
二鹏【谈对象了吧】
初夏【你怎么知道?】
二鹏【对敌斗争这么多年,我要是连鬼子这点行踪都发觉不了的话,那我就真是白混了】
初夏【菲菲,你以前可是一直都说这种工作没保障,人家都是在爱情跟面包当中选择,你要坐在面包里面享受爱情,这可都是原话】
菲菲【只有达芬奇能读懂隐藏在我内心的疲倦,还有忧伤,你们都被生活打上了迷药,忘记了最真实的自己】
菲菲【达芬奇那天撕开我的裙子好让我踏上他的机车的时候,仿佛我坚强的外壳也被他一并撕掉了】
二鹏【那王八蛋敢撕你裙子,我要跟他拼了】
菲菲【他练过散打】
二鹏【那我用意念诅咒他】
初夏【你说这种情节我小的时候在电影里面看过,当时觉得挺浪漫的,可是如果放到现实生活当中,这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啊】


菲菲【就是放到现实生活中才会让人为之一振】
菲菲【你马上把自己调整到备战状态,有些人就是爱跟旧情人装熟,特别是带着另一半的时候,他待会儿一定不把自己当外人,一定像亲妈一样的数落你来寻找那种变态满足感】
沈岸【你们都是她的朋友吗,怎么没听她提起过,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可以因为朋友拿不出手就不跟我介绍呢】
沈岸【别跟我讲什么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这种理论,都是女人搞出来的小把戏,抢人东西就是抢,披上感情的外衣也变不高尚】
沈岸【就算是猴子缝的也比这个整齐】
二鹏【我也是做信息技术的,而且掌管整个公司的脉络】
菲菲【二鹏,虽说职业不分贵贱吧,但是你做个网管,也能算掌握公司脉络吗】
二鹏【网管怎么了,我这出点事全公司上不了网,我的位置也算是举足轻重好不好】
达芬奇【比如那个孟初夏,她要不是因为丢了工作需要你帮忙的话】
菲菲【你给我闭嘴,你可以心情忧郁不顾我的感受提前离场,行,谁都有任性的时候我可以理解,但你绝对不可以这么说孟初夏,她是我入职见到的第一个朋友,但现在她是我的亲人,好,简单地说,我的生活里可以没有你,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她,如果你接受不了,慢走不送】
二鹏【如果每次拒绝都要收费的话,我现在已经是第二个比尔盖茨了,但我一分钱都没要,是不是特别感动】
菲菲【太感动了,所以我准备继续让你这么伟大下】
第四集
学长【我叫李泰迪】
家长【你儿子不是姓孟吗】
学长【我倒插门】
初夏【你不能因为人家年少无知的时候跟你表白过,再遇上人家的时候就非要跟人家怎么着怎么着,那都是小女孩干的事,我都妈了,早没那个心境了】
沈岸【那个孟 孟 孟什么】
詹姆斯【孟初夏】
沈岸【孟初夏,我看是孟惊吓吧,她一出现就像惊悚的噩梦一样】
孟响【爸,求求你放过我和我妈吧,我给你鞠躬了,你平时在外面那么体面,可你一喝醉了就回家打我和我妈,我们受不了了,你以后不要再回家跪着求我和我妈了】
沈岸【我家暴?还跪着?】
孟母【闺女,你是不是又想弄什么怪东西,是西瓜炖鲤鱼呢还是茶叶炒面,我跟你爸都这个年龄了,怕肠胃接受不起了呀】
初夏【我早就不做那些特色菜了,不信你问孟响】
孟响【这个恶习被我扼杀了】
二鹏【为我们新鲜出炉的销售副总监菲菲干一杯】
菲菲【出炉,我又不是烤鸭】
二鹏【烤鸭怎么了,烤鸭是国菜呢】
菲菲【我跟朋友们吃顿饭你偏说我朋友对你不够真心,那你呢,你对他们有真心吗,我接个客户电话,你说我错过了清晨的阳光,就算我只是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我光有阳光没有土和水我也活不成,你可以天天四十五度角仰望着星空明媚的忧伤,但别拉上我好吗】
学长【这么多年没见,我们的初夏变成女什么了】
初夏【菲菲总是叫我女怂包】
学长【等于没变嘛】
若男【初夏,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特别是我,可是没有工作这不是一件小事情,你应该告诉我让我帮你忙才对】
初夏【如果不是菲菲亲眼见到的话,我可能不刽告诉任何人,你们对我都实在是太好了,我的生活还是要我自己来负责】
初夏【怎么是他呀,我这什么命,买个彩票得了我】
初夏【没听明白来吗,他就是你说的那个老被我欺负的那个人】
若男【那请你以后不要再欺负他了好不好,初夏,我喜欢上他了】
若男【只有小女孩,才会把喜欢不喜欢挂在脸上呢,女人越大,就越懂得隐藏自己的心情】
第五集
孟响【就是毫无别意的问他要不要留下来吃饭,谁知道就把他吓跑了】
瑶瑶【大人们做事情好像想得都比较多】
孟响【这个叔叔我不太满意,这么大一个人男人,还怕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以后怎么保护我妈呀】
沈岸【孟惊吓,你真是一次都没有辜负过自己这个名字】
初夏【机器人,这明明就是一堆废铁堆出来的四不像】
沈岸【浅薄也是一种病,绝症】
菲菲【孟初夏你笑得我肚子都疼了,这是不是以后该改口叫你现代艺术杀手】
初夏【你怎么跟若男一个样,把你们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菲菲【得了吧,你自个儿犯二,没资格委屈】
博物馆员工【非说呢能让他想起什么小的时候玩耍的小山坡来,你说逗不逗,还说要马上就给运走,这年头啊不懂艺术非要附庸风雅的人多了了】
二鹏【我说你们女人,一旦碰上喜欢的男人,这身段放得比我还低】
菲菲【我完全能够理解若男,一个限量级的极品包,旁边都是虎视眈眈的女人,你怎么能指望它自己飞到你怀里来呢,若男,没事,万里长征我们陪你走】
若男【初夏,你不用觉得欠我人情,除了你们我没有其他的朋友,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最大最好的人情了】
学长【大学的时候咱们两个人跑来跑的,今天我想怀怀旧,找找青春的感觉】
初夏【学长,当心越找越觉得自己老了】
学长【小胖现在成健美先生了?】
初夏【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笑疯了,以前决绝过他的女同学,现在个个痛心疾首,时间是把杀猪刀,它也是一把整形刀】
二鹏【兄弟,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烤两串大腰子,给你补一补】
沈岸【人们见到许多年前的故人,经常会被一些惊人的改变吓到,所以你对一个人的了解是有时间期限的,就拿这位孟小姐来说,可能你熟悉的只是大学时代的她而已】
学长【不过没关系,就当是重新认识一次】

阅读: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