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亲吻还是肉体 那晚我没把自己交给你

看淘网  Aleiria   2018-06-29

恋爱亲吻还是肉体是一个无法逃避的话题,我自己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对于你的想法我也纠结过。你明知道我纯情,知道我传统,更是知道我的原则,那么为什么还要一直提出那些无理的要求呢?或者男女之间还是逃不过恋爱亲吻还是肉体这个问题,所以那夜我决定坚守底线

恋爱亲吻还是肉体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丫头,外表大大咧咧,骨子里却是很传统。2007年考入福建沿海的一座城市念大学。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在火车上看到大海,那种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刚入校,对啥事都觉得新鲜,参加老乡会,参加各种文艺沙龙,乐此不疲。没有了高中时挑灯夜读,书山题海的紧张,大学里多了一份从容不迫,恬淡舒适。

我和同宿舍一姐妹小敏报名参加了学校的诗歌沙龙。里面都是些诗歌爱好者,很多学长都是校园名人,在城市晚报,校园刊物上经常能读到他们发表的作品。那时候校园里很多女孩子都对这些大诗人崇拜仰慕得不得了。我自然也不例外。沙龙里女孩子相对较少,自然受到额外照顾,那些校园大诗人也会热情给我们指点,帮我们提高诗歌的水平。阿冲就是在沙龙里认识的。

恋爱亲吻还是肉体

阿冲大三,比我高一届,开朗活波,青春洋溢,很有文采,也很幽默,经常讲的段子让我们一帮女孩子开心发笑。真不知道他脑子里装了多少笑话,好像取之不尽。不知不觉中少女情怀就被这个阳光男孩拨动了心弦,五迷三道的,每天课余就想见到他。看得出,他也心里喜欢我这个学妹。

捅破窗户纸是在沙龙里组织去海岛玩的那个春天下午,春光明媚,海风习习,大伙在沙滩上逐浪嬉戏,拍照留念。就在这时候阿冲站在一块礁石上对着大海喊:琴儿,我爱你!大海作证,天地为鉴!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大伙一个劲的起哄,我呢还真是猝不及防,羞得满脸通红。在大伙鼓噪呐喊声中,我也就没有忸怩作态,点头答应了。

这家伙从礁石上冲下来,一把把我扛起,任我拳点在他背上捶打,就是死皮赖脸,在沙滩上足足跑了七八十米,远离了大伙,才把我放下来,迅雷不及掩耳就在我嘴唇上亲吻了一下。那是第一次被男孩子亲吻,甜甜的,爱情的味道,咸咸的,海风的味道。事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事先预谋好的,大伙都知道有这一出,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恋爱的小女生是快乐的。校园里我和阿冲手牵手漫步在林荫道,谈论诗歌,讲讲同学臭事和时事新闻。相拥坐在沙滩上看明月阴阴暗暗,看大海潮涨潮落。阿冲这时候手脚会很不老实,总想越雷池一步,但除了拥抱亲吻,其他非分之想总被我扼杀在萌芽中。阿冲也有意无意提示说,沙龙里谁和谁恋爱,已经在校外租房同居了。

就是和我一起参加沙龙的小敏有过。我对他说,别人怎么样与我无关,我坚持自己的原则。虽然看出他不高兴,但我不能为了取悦他而迷失自我,所以经常闹得不欢而散。特别是有一次晚上两个人去看电影,他上卫生间,把钱包递给我让我先去买票,我发现他钱包里竟然夹有好些个安全套,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和他不是一路人,迟早会因为这个而闹掰。长痛不如短痛,没有争吵,没说理由,当晚我就提出分手。我想阿冲自己应该心里明白。

恋爱亲吻还是肉体

阿冲后来晚上来找我散步,我也借口英语得过六级要加紧复习,诗歌沙龙也不像当初那么有激情了。拒绝多了,他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会在手机里发个信息问候一下,或在QQ空间留下一段专门为我写的诗歌。但我已经没有当初的情怀,干脆把他屏蔽了,这样也能让他知道我的决心。同宿舍的姐妹问起,我也就直说性格不合分了,心虽然有点痛,我想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有时在校园远远看见阿冲身影,也都绕路尽量避开,实在躲不过,点头打个招呼,已经心如止水。

我的初恋就这样很是平淡,来得很平常,去得很坦然,都是年青时不知愁滋味,懵懵懂懂,不知爱情意味着什么。现在想想都会被当初的幼稚哑然失笑。如今结婚已快两年了,每当想到自己把宝贵的女儿身交给我爱的和深爱自己的老公那一刻,也会为当年的坚持而庆幸呢。

经人介绍我就娶了我的总裁老婆,婚后我们一直不来电,我只是以为妻子有钱才和她结婚的。我的女总裁的特种保安一直跟在她身边,我都不敢轻易接近妻子。妻子一直对我不热情,性格懦弱的我也不敢大声言语。我一直以为是妻子不怎么喜欢我,直到那天我回家看见妻子 和闺蜜在床上嗯啊起伏...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在单亲家庭长大的我,虽然有一张帅气的脸,但是,却拥有着懦弱的性格。恋爱期间,桃花运甚旺,母亲却早已给我洗脑:找媳妇就要找有钱的。为此,我错过了很多对我痴情但家境一般的姑娘。妻和我经人介绍认识,当时,我是国家公务员,妻在某企业上班。认识三个月后,彼此见了家长。她父亲对我很是满意,为此,逼着我们赶紧把婚事办了。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事实上,我和妻从恋爱到结婚,半年时间都没有,在此期间,我们甚至连对方的手都没有牵过。这桩婚姻,恐怕最开心的是妻父母以及我妈妈,因为,我和妻之间实在不来电。婚后大半年,我们都没有夫妻生活,若不是岳父母逼着抱外孙,估计我和妻将继续过着无性婚姻。勉强几次同房后,妻还是怀孕了。在妻怀孕后,我们又回到了无性的婚姻状态。这桩相互不来电的婚姻有时我也觉得挺好,至少双方在婚姻中都能够获取足够的自由。

孩子顺利降生后,升级为父亲的我开始重新审视我和妻的感情,并下决心从此对妻热情,然,我的热情妻似乎不稀罕。有天,我提前下班到家,目睹了妻和她最要好的闺蜜赤裸在我家的双人床上,当时我简直看傻了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拉拉?目睹妻出轨,我没敢吱声,一个人躲在街边的小饭馆喝闷酒,心中想起妻的种种怪相,我肯定了她的女同身份。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即便如此,我也没想过离婚。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妻打来电话,让我回家,说有事商量。妻向我坦白了她真实的性取向,并表态:如果我不提离婚,她是不会和我主动离婚的。并承诺,她作为家中独女,未来父母的财产将全部给她,她会分我一半,前提条件是,不能将她的性取向说出去,更不允许我再对她动手动脚。

美女表姐恋上我,说实话这是我从来都不敢去想象的事情,其实她并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表姐,而是我女友的表姐,后来我也一起跟着这样称呼。没想到这个美女表姐后来经闯进了我的生活,在我们同居一室的日子里,她带给了我很多快乐......

美女表姐恋上我

大二下学期班里新调来了一名教古代汉语的高老师。高老师年约三十来岁,风姿绰约,浑身弥漫着少妇熟透了的神韵。我第一眼看见她心便动了一下。毕业后,我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5年的时光过去了。这时,我的事业已经是欣欣向荣,阳光灿烂。2001年5月,我在父母的鼎力支持下,自竖旗杆,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

爱情是自私的。在暗恋高老师的日子里,有时看到她和老公有说有笑地在一起,我的心里竟然莫名地惆怅起来,并带有一种莫名的痛,于是,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做出了一件在当时不啻于惊天动地的事:我将一封如何倾慕她怎样喜欢她的信偷偷地夹在了作业本里,之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高老师的答复,不料,高老师偏偏不理解我的心情,每天上完课后,她就走了,对我的信什么也没有表示,私底下,也没有找过我。难道是她没有看到那封信?还是?这个疑惑一直等到毕业,我也没弄明白。

开始,我还告诫自己:她是我的老师,千万不可有非分之想。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对高老师的迷醉日益强烈了,后来发展到一见到她就心跳耳热。常常,她在讲台上有声有色地讲课,我却在下面思绪翩翩;夜晚,辗转反侧,脑海里老是浮现她的音容笑貌

美女表姐恋上我

可是,我的爱情梦想却一直在水一方,5年间,落花有意,流水还是无情。30岁生日过后,母亲急了,一次次地唠叨:珉珉啊,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肯结婚呢?我不便解释,也毫不在乎她失望的目光!但是一些事情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11月,母亲突然患上了中风,卧床不起,医生明确说她在世的日子不能以年来计算了。为了让母亲安心,我答应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一位大学同学知道我想解决个人问题的消息后,拍着胸膛说:兄弟,我帮助你物色一个。元旦节过后,他果真带来了一个女孩。她叫梅莉,刚大学毕业,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她皮肤白皙,腰身修长,两潭秋水般的眸子透出几许青春、美丽的蕴味。诚然,梅莉没有我印象中那高老师般的少妇魅力,但她身上那散发出的女性清香,还是让我找到了久违的迷醉。

美女表姐恋上我

翌日,我把梅莉带回家,母亲对梅莉非常满意。不久我们同居了。婚期定在2003年元月1日。但是,人生总是变幻无穷。9月的一天,我开车到火车站接一位从广州来的大客户。站台上,人流很多。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在人流中竟然见到了久违的高老师,她身着一套米黄色的职业装,似乎在等人。5年了,岁月让她变得比以前更有气质了,浑身洋溢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欣喜中,我失态地握住她的手,难抑内心的激动,兴奋地说:高老师,您还好吗?殊料,对方用异样的目光乜斜了我一下,如临大敌般地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生气地说:先生,你这是干吗?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姓什么高!我一愣,仔细一瞧,顿时,尴尬不已!原来我是认错人了。

晚上,我醉醺醺地回到家里,见到客厅里的来客,整个人禁不住地愣住了,怎么来客是我白天认错的那位女人?!梅莉见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瞧着她赶紧拉着我的手,娇媚地说:珉珉,这是我的表姐梅媛!梅媛微笑着对梅莉说:我们早已认识了。

美女表姐恋上我

梅莉的话,说实话当时把我弄的很羞愧,不过,后来也是一笑而过了。在我和表姐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她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因此辞去了上一份白领的工作,决意到梅莉生活的城市休养一段时间。也就在这期间,我对表姐动起了私心......

我家附近有一个妖娆的女邻居,邻里背后都说她不检点,说她各种坏话,直到那天我才发现,她简直是个天才小毒妃。本来我对她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在谣传之下我还是对她产生了好奇,在加上那天她和我发生的事情,让我不禁心神大乱......

天才小毒妃

大清早的,我被一阵嘈杂声音吵醒。原来,隔壁搬来了住户。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与她身材不太相符的紧身连衣裙。胸是胸,屁股是屁股就是那个腰,比较粗。换言之,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丰乳肥臀。我透过窗户,看到的不止这些。她趴在搬运工人身上,扭来扭去的说着好话。工人不失时机的揩油,拿着缩水的酬劳唱着曲儿离去。那女人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使劲的呸。

这是女人的原始资本,男人羡慕妒忌恨不来的天然武器。那是上个月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告诉母亲。前几天,母亲在门口指桑骂槐。大概是说那女人是狐狸精,是男人都勾引。好奇只能杀死猫,却杀不死我。难得的八卦机会。母亲愤愤不平的说:死人王素素,竟然在菜市场和我抢鱼。那个卖鱼强,将我挑好的黄鳝递给她。谁不知道,卖鱼强就是要看王素素怎么弯身走光呗。

天才小毒妃

王素素,就是隔壁的那个女人。母亲继续爆料:据说,她是某富商的二奶。结果被大奶发现,拿了一笔遣散费跑来这里避难。大奶警告她,再出现就毁她的容。东家长、西家短,始终是妇人的特长。三下五除二,将王素素的底细起得一清二楚。原来,她还有这么曲折的情史。也是,她一时半会儿不放电倍感难受。连看院的李大伯,都被他老伴臭骂。据说,他与王素素眉来眼去。

天才小毒妃

母亲要去照顾远房亲戚,那老人家突然中风生活无法自理。而他唯一的女儿,千里迢迢赶回来得需要三天时间。唯有请我母亲、她的表姐,因为两家住得最近。我懒得找寒假工,干脆呆在家里好好休息。我睡得天昏地暗呢,有人使劲拍打我家大门。谁啊?烦死,真不想起床呢。我,王素素。打开半边门,王素素走来走去甚为着急。怎么了?我家水龙头关不上了,总阀也不知道在哪里。小事,我能够帮上忙。于是,我名正言顺的穿堂入室。王素素的家里,布置得不错。

以前在男女之事,那都是自己主动得比较多,可是没想到这次遇到的她倒是妖道至尊呀,她是求我去诱惑她的,她说她喜欢也享受被人诱惑的感觉。所以我只有成人之美了,再说送上门的那有不收货的道理哈,所以那一夜我们很愉快

妖道至尊

前不久,我诱惑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小少妇。没骗你们,真的是诱惑!更不可思议的是,被诱惑的她,竟然享受无比,床单湿了一大片。这个女子叫艳,上海人,27岁,长得娇小可人,很像艳照门里的某个女明星。我们在网上认识,艳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说了她的很多往事。

艳是地道的上海人,祖辈都是经商(卖什么东西?我也没有问,反正不是卖套的。)艳两年前结婚了,这个婚姻基本上是父母包办的,老公是和家里有生意往来的富家公子,性格柔弱,毫无阳刚之气,像个娘们,艳一点都不喜欢。

妖道至尊

更重要的是,每次做爱,艳的老公没有前戏,每次都是两三分钟完事,就像走过场。再加上艳的老公经常去国外出差,一走就是半个月,艳除了偶尔出去采个野食外,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解决。

艳住在400多平的独栋别墅里,一个人独守这样的空房,不难想象,这该是多么的煎熬。可能是压抑太久的原因,做爱时,艳越来越喜欢粗暴的感觉,每次看到有诱惑的镜头,她就感觉莫名的兴奋。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艳竟然有了被人诱惑的欲望。给艳家里送水的送水工,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胡子拉碴的,每次艳近距离接触到送水,嗅到他身上的汗臭味,心里就会怦怦直跳。

那次,艳听到送水工的敲门声,故意穿了一个有点透的小睡裙,露出半个酥胸。送水工见了艳,脸涨的黑紫黑紫的,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

大约半个多月后,表姐对梅莉提出她想找份工作的念头,我立刻包揽了下来,对梅莉说:恰好我想招聘一位文员,负责办公室的材料分发、接收传真等工作,就让表姐来帮我吧!在公司里,我常常不自主地在表姐面前流露出对她的脉脉温存,渐渐地,我的心迹好像被她捕捉到了,起初她有些恐慌,尽量躲避我,总是旁敲侧击地提醒我:江珉啊,你别胡思乱想,你可要记住啊,我是梅莉的表姐,也就是你的表姐!但,我已经迷恋得太深。

美女表姐恋上我

2002年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梅莉出差不在家,我和朋友喝完酒回来,表姐像往常一样,体贴地给我冲了杯咖啡,就进卫生间洗澡去了,这时,电突然停了,屋里一片漆黑。一个惊雷炸了下来,卫生间里表姐啊!的惊叫一声,我容不得多想,慌忙点烛推门而入,隐约的烛光下,她袒露的皮肤白里透红,高耸的乳房格外刺眼瞬时,我的血液燃烧起来,丝毫没有犹豫就胆大包天地从身后紧紧地环抱住她,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地发抖:不要啊,江珉但是,我已经失去控制,最后几尽疯狂地要了她。奇怪的是,表姐没有哭也没有闹,事后,她抱着我,用力地抱着我说:江珉,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不责怪你。但,千万别让梅莉知道,否则,后果不堪想像啊!但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没法合拢了。

美女表姐恋上我

现如今,我发现表姐才是我心目中最喜欢的那个女人,甚至很多时候,我都有和表姐生活在一起的冲动,我知道作为一个即将结婚的男人,这样的想法很无耻,但是我确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选择。我是不是应该主动和梅莉商量,以减少对她的伤害呢?

经过卧室,我闻到了特别的香味。我奇怪的问:什么味道?香薰。她没好气的回答,估计嫌弃我这个土包子吧。水漫厨房,场面何其壮观。水龙头使劲冒水,喷洒得我上下湿透。几经辛苦,终于找到总阀。关掉,回头问着王素素:有新水龙头吗?有。她伸手递过来,然后娇笑起来。靠!没有穿太多衣服,现在全贴身上。赶紧换上水龙头,准备立即撤离。王素素说:我替你擦擦。别,我自己来。那块大毛巾,有着刚才那股特别的香味。我心神恍惚,有点迷醉。

天才小毒妃

之后,我似乎站立不稳。王素素搀扶着我,一步步走进那个香气缭绕的房间。醒来之际,赤身裸体的我旁边睡着同样赤身裸体的王素素。靠,怎么回事啊?别怕,这事就你我知道。她的指尖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

天才小毒妃

那一刻,我承认我血脉喷张了,王素素那妖娆的身体充斥着我整个脑袋,我感觉到自己在她面前是那样一个弱小的猎物。但是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相反还有些激动和兴奋。我不用猜想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觉得女人一辈子经历一次豪门第一盛婚就够了,我结婚的时候我也认为自己那是豪门第一盛婚,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发生的时候,我相信我现在的生活是很美满了。现在回想起那天闺蜜作为伴娘被十多人扒衣,我真的替闺蜜感到气愤,但是闺蜜后来做出来的事彻底毁了我的生活。

豪门第一盛婚​

和老公三年的恋情终于开花结果,可是就在上个月的婚礼上,闹伴娘的习俗和接下来意想不到发生的事情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婚礼当天,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想到终于有一个自己的家,终于尘埃落定,我都激动地失眠了,一般人很难理解情路坎坷的女人对家的那种特别的渴望。我的伴娘是大学最好的闺蜜,我们之间闹过,吵过,但是每次都能言归于好,我结婚的时候当然遵守之前的约定,让她当我伴娘。

豪门第一盛婚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因为老公的家乡有闹伴娘的习俗,本来很喜庆的闹洞房,因为老公一帮子远道而来的朋友和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过分嬉闹,闺蜜作为唯一的伴娘,在我闹洞房的时候被一群朋友闹得近乎扒衣,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没什么,直到闺蜜粉衣伴娘服的肩带都被扯断了,还大喊着滚开,我才意识到事情有多糟糕,闺蜜还被老公的朋友挤倒摔在地上。

豪门第一盛婚

我很火大,想上前去安慰,可是我的床边却站了十来个人,也走不出去,后来好不容易让老公挤过去把闺蜜从地上拉起来。找人送进别的房间,当时我也准备跟过去安慰一下,但是老公的堂哥拉着我,说没事,也没把她怎么样。老公也让我留下来撑场子。因为老公的很多朋友还是从外地过来的,不想让闹洞房因为这个不愉快的插曲就扫兴了,我和老公只好继续赔笑脸跟他们玩游戏。好不容易又熬了一个钟头左右,老公的朋友们被送走了。

豪门第一盛婚

我赶紧回到屋里想要安慰闺蜜,但是发现闺蜜已经走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赶紧打电话给她发现她手机关机了,老公安慰我说他明天亲自去闺蜜家登门道歉,听到老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但是没想到就是这一趟道歉,彻底毁了我的生活。

神秘老公晚上见,本不是我所愿。但是,每当我看到妈妈和叔叔在房间里在激烈动作,发出震耳欲聋的娇喘声时,我的下面就会不受控制的湿了。那天补习时,我主动将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老师......

神秘老公晚上见

在我10岁那年,父亲和母亲离婚了,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和母亲离婚的原因,便是因为母亲的出轨。就在离婚后,我跟了母亲。母亲正大光明的和各个叔叔进行交往。不知道是不是母亲的刺激,从小早熟的我对性爱有一种谜一般复杂情感,好奇眷恋又痴迷直到遇到我的老师,他彻底打开我的身体

一晃我十五岁了,读初三,我已经长成大女孩,但妈妈还是不安份,妈妈又换了一个新男友,让我叫王叔叔。王叔叔对我很好,经常给我零花钱,并给我买漂亮衣服,那时的我朦胧的感觉到他和我妈关系不一般。那天王叔叔又住在我家,晚上我起来上卫生间,听到妈妈屋里有特别的动静,我不由的有了好奇,于是站在妈妈卧室外偷听。

神秘老公晚上见

我听见王叔叔呼哧呼哧喘气声,还有妈妈的呻吟尖叫,这两段声音意外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让我产生奇怪感觉的魔音。卧室门上有个小洞,我扒小洞上用眼往里看,妈呀,屋内亮着灯,两人赤裸裸的在......我看傻了,只觉得血往上涌,心在咚咚的跳,下身觉得有东西淌出来,我急忙逃回卧室,发现我的裤头都湿透了。

神秘老公晚上见

自那以后,我发生了一种让自己觉得羞耻的改变,总是偷窥男生隐私部位,在脑海还不时浮现种种幻想,有时还去偷听妈妈和王叔叔爱爱时发出的声音,觉得很刺激。不久我上高中了,住在学校,每周双休日才回家。我的班主任教我语文,28岁了,却依旧单身。他一米八的个头,人长的很帅。就在看到他第一眼后,我便总会幻想一些男老师和女学生的羞羞事情。

神秘老公晚上见

那一年我刚好18岁,或许是我的容貌以及性感的身材吸引了他们吧!每当我上课时,老师都会向我投入一样的眼光。但是,我只喜欢语文老师一个,加上我语文的成绩不好,经常找他补课,这也为我们创造了空间......

但送水工除了用贪婪的眼神,在她的胸前狠狠的盯了几下外,并没有像艳一样期待的那样,把她扑到在地。艳有点小失落,第二天把桶装水倒掉,又打电话让汉子送水。

这次艳索性脱了净光,只穿了一个丁字小内裤。送水工一进门看到艳雪白的身体,吓得把水桶一放,撒腿就跑,连钱都没敢要。从此,这个送水工再也没有出现过。

妖道至尊

艳还试过在深夜里穿着暴露,在外面晃悠。有一次真的被个男人跟踪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艳心里好兴奋。但艳突然想到网上先奸后杀的新闻,又怕了,赶紧跑到人群处避开了。

艳时刻渴望被人诱惑的感觉,偶尔约炮时提出这样的要求,炮友都说她变态,神经病。直到认识了我,艳觉得她的愿望要实现了。艳说,杨哥一定能让我体验这种被诱惑的感觉。

我说,为什么这样说。艳说,因为你是杨哥。我笑了,说那我试试。艳到洛阳时,差不多是晚上了。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和艳直奔宾馆。艳洗了澡,换上粉色的睡裙,站在镜子旁刷牙。我悄悄的走上前使出浑身解数诱惑她

阅读: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