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福 那个姑娘种在了我心里

看淘网  Aleiria   2018-06-29

一次去乡下的采访,我认识了子香这个女子,让我享受了一段时间的乡村艳福。后来当我再想起这段乡村艳福的情景,我顿时觉得她是我生命中遇见的最美好的一个女子之一。她的淳朴自然让我永久不能忘怀。

乡村艳福

那是1994年11月的一天,我带着采访任务去了沂蒙山。在山上安顿下来以后已经是下午3点了。正式的采访要到第二天才进行,呆在这枯燥的山上的确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于是,我准备去山脚下的村庄里去走走。听说我要下山,通讯员小张自告奋勇要当向导。在村庄里走了一阵,小张大约觉得这样走下去还是没意思,于是说去老刘家看看。老刘家有什么好看的?我问小张。

乡村艳福

小张却突然红了脸,过了一阵才说,老刘家有四个闺女,老大嫁了,老二嫁了,老三、老四还没嫁呢。老刘家的院子里,五六个大闺女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大部分都在纳鞋底,其中一个却在绣鞋垫,她的皮肤特别好,一条粉色毛线围巾,一件肥肥的花棉袄让她看起来有些臃肿,不过,她站起来走动,姣好的身材就随着她肢体的扭动显现无遗。你带来的这位是谁?怎么不介绍一下突然,那绣鞋垫的女孩问小张。

小张介绍完了,那绣花的女孩子又问我:你为什么不说话?我叫子香。说什么呢?我看了看子香正绣着的鞋垫,于是找到话了:你做的鞋垫很好看。 子香得了夸奖,咯咯地一笑,说:这算什么,俺娘做的鞋垫那才叫好看呢。起身告辞的时候,已经是皓月当空了。子香一直将我和小张送到村口。子香回去以后,小张说嘻嘻哈哈说我要交桃花运了。理由是,去老刘家的人不少,这子香的鞋垫从没送过人,而且还把我送了这么远。

乡村艳福

第二天,采访忙了一天,到晚上,我倒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张进来把我推醒,说:老刘家的三闺女来找你了。我一时慌了,这半梦半醒的,怎么好去见人?我的迟疑让小张很不满:人家从山下背着父母偷偷来见你,就算是应付,你也得见见人家。出了门,远远地看见昏黄的月光下,子香站在操场中间,焦躁地走来走去。子香见了我,不像昨天那么大方,倒有些忸怩起来了,垂着头半天才说话:我昨天给你那双鞋垫呢?我我想要回去。

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紧张了,只得告诉她鞋垫已经垫在鞋里了,然后用商量的口气说,鞋垫已经脏了,但我可以花钱买下来。我话一说完,子香就有些急:谁说要你钱了?昨天给你的那双鞋垫,是给俺爹爹做的,他问我要了!把你鞋里边的鞋垫拿出来吧。我只好脱鞋,把已经垫了一天的鞋垫取出来交给子香。子香把鞋垫收好。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起身要走,没想到子香叫住我,又从怀里拿出一双鞋垫来递过来:这双是给你的,先看看吧。

乡村艳福

接过来一看,显然这双鞋垫做工更为精细,上面绣着一对鸳鸯,它们面对着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含情脉脉。看完鞋垫,再去看子香的时候,她已经把脸扭到了一边,脸颊也已红了。知道这鞋垫什么意思吗?不知道。傻子,非得我把话说明白,我喜欢你! 子香这话可把我吓坏了:我,我可不敢收这鞋垫。为什么?俺不好看吗?你好看!可是,明天早上天不亮我就得离开这里回济南去了这不是问题,我不嫌你住得远!好了,俺得走了,不然俺爹俺娘找不到俺,会着急的。

乡村艳福

子香风风火火的样子,话一说完,人也出门去了。一个山村的小女子如此真诚、如此无遮无拦地表达情感,这让我很意外很惊喜,那一夜我睡不着,将那鞋垫拿出来在灯下反复地看。毕竟这么大,有人直言不讳地说喜欢我还是第一次。

我现在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在这个吞噬星空的夜晚里我迷失了自己,我不知道应该在怎么办,这种事情我能怪谁呢?我回想起过去在这个家庭的点点滴滴,忽然觉得一切都是不真实,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儿子。

吞噬星空的夜晚

我和老婆小玉是亲戚介绍认识的,虽然当时我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不过好在彼此是真心喜欢、两情相悦,而且当时我们又到了适婚的年龄,征得双方父母的同意后,于是我们就领证结婚了。

我们的婚礼是定在8月16号,新婚当天,洞房花烛夜里,我和老婆都非常高兴,正想缠绵亲热的时候,我妈却敲门进来了,并端来两杯酒,说是必须喝了交杯酒方可洞房。看我妈说的那么认真,我和老婆就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妈看我们喝的滴酒不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出去了。

吞噬星空的夜晚

我妈走后,原本满是激情的我们都突然感觉头晕晕。我感觉特别的疲惫,于是就对老婆说:小玉不好意思啊,我太累了,我先睡了。说完我就直接趴在床上睡了。三个月后,老婆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总是想呕吐,于是她就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做完检查后,老婆就回来了,当时我们全家正在吃晚饭,老婆突然抿嘴一笑,从背后拿出那张B超单递给我,然后高兴道:老公恭喜你,你要做爸爸了,我怀孕啦。

吞噬星空的夜晚

接过那张B超单时,我的脸色骤然大变。我当时那骇人的样子把我爸妈他们都下了一大跳。你小子是不是高兴的傻了吧?我爸打趣我道。离婚吧,孩子不是我的,半响,我冷冷的冒出这句话 。老婆一下子懵了,感觉被侮辱了一样,哭道:你怎么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人吗?我嫁给你的时候可是处子之身,而且这几个月我一直和你形影不离,你和我同房数次,而且结婚那天晚上,你要了我的处子之身,难道感觉不到吗!

吞噬星空的夜晚

我当时就怒了,因为当时我根本就没有碰过老婆,我和她说我我很困接着就睡觉了,之后同房的时候因为我身体有问题,一直都在吃药所以做好了安全措施,我不知道老婆这个孩子是怎么怀上的!

岁月村色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回想起这段岁月村色我就像做了一场梦,但是现实告诉我这段岁月村色真真实实存在过。我现在真的是想和小叔子一起过算了,但是我不知道小叔子会不会同意,毕竟我这样的女人....

岁月村色

三年前,我不顾父母反对,坚持嫁给了我老公。说实在话,老公家里条件很差,我父母担心我嫁给他会受罪。事实上,真的如同我爸妈说的那样,没有怀孕之前,我一直和老公在深圳打工,可自从怀了孩子,而且还是三胞胎时,我老公把我送回了乡下,和公婆一起住。也不是说公婆人不好,而是他们真的太节约了。

有时,饭桌上就是两三个菜,有两个坛子菜,一个素菜,连鱼肉荤腥都舍不得吃。要知道,我正怀着孕,怎么受得了。每次抱怨说没有菜时,婆婆就会在做下一顿饭时,敲两个鸡蛋,给我做个水蒸蛋。后来老公跟公婆做了思想工作后,婆婆说她们那年代没有菜还不也得吃饭?听她话里的意思,就是说我太矫情了吧。不过,后来公公有一直去捕鱼,常常都是晚上出去,第二天让我吃上新鲜的鱼。但是,吃了几顿,我就吃腻了。每次还只能跟我老公抱怨,哎。

后来,好不容易剖腹产,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婆婆似乎还有点失望的说:三个娃,怎么就一个男娃娃,没搞错吧?听了这话,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也只能忍着。我出了月子后,就回家坐月子了,老公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就回了深圳。

岁月村色

公婆因为一年四季忙着种地,也没有时间管我,我坐月子期间,婆婆只给我做饭菜,然后就不管我了。要知道,我生是了三个孩子,有时婆婆在家休息,她就喊人来家里打牌,乌烟瘴气的,让我很窝火。后来,我跟婆婆说了之后,她没有在家打牌了,让残疾的小叔子帮我带孩子。小叔子今年20岁,双腿因为肌肉萎缩,听说从小到大都是坐轮椅。小叔子在这个家里,不是被打,就是被骂,可能公婆一直都觉得是他是累赘吧。不过,我觉得小叔子人挺好的,他会力所能及的帮这个家里做一些事,只是因为行动不便,所以常常做不好,反而会挨公婆的骂。

每当婆婆骂小叔子说:你怎么不去死啊,活在这个世界上拖累我们,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每当听到这一类的咒骂,我心里都会不舒服,低吼婆婆少说两句。小叔子人挺好的,每次都会尽心尽力的帮我带孩子,帮孩子换尿片,穿衣服,哄孩子都是小叔子一个人在做。孩子也跟他很亲,每次他抱着,孩子就不哭了。有时,孩子睡在他身上睡得很香,一放到床上就醒来哭,但是他会心疼的马上把孩子抱起来哄,哄两句孩子就不哭了。

岁月村色

大约是在孩子三个月时,有天我上厕所回来(厕所在屋后),发现床上只有一个儿子了,两个女儿不见了。我问小叔子人呢?小叔子说,不知道啊,他说他睡着了。也是,我出去的时候小叔子确实坐在轮椅上睡着了。难不成,还有人来偷孩子不成?我当时就给老公打了电话,他没有接,我真的六神无主,只好发了疯的全村找。

因为是中午一点,太远很晒,村里人大多都午睡了,没有谁见过陌生人进来过。我心急如焚,孩子对我而言,就是命根子。我一直,在给老公打电话,打了二十几个,终于接通了。他说他在开会,所以才没有借到我电话。当我说女儿不见了时,他反应很一般,说不见了就不见了呗,咱们再生一个不就得了,你别急啊。我说我要报警,可是老公说,报什么警啊,都跟你说了,咱们再生一个就得了。老公的态度,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根本就不关心孩子和我?不在乎我们?

岁月村色

我一直找到凌晨还是没有找到女儿,回来的路上我失魂落魄,走着走着我看到小叔子在村口等我。他看到我的时候递给我一张纸条,告诉我婆婆把我女儿卖了,我老公也在我怀孕的时候出轨了,我真的是很震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成为了恶魔哥哥的禁宠,也许是姐姐给不了姐夫所需要的东西吧!每次在姐姐不在家的时候,恶魔哥哥都向我投入异样的目光。有一次,姐夫竟然趁姐姐不在家的时候,拉我进房间捂住我的嘴......

恶魔哥哥的禁宠

可是,关于那段过往的故事却一直萦绕在我心头,久久无法挥散。曾经我是个特别单纯美好的姑娘,那年的我刚刚二十岁,正是初恋的最佳年纪。但我却一不小心爱上了自己的姐夫。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毕业没多久,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和去处。正好姐姐生了个女儿,需要人照顾。我便主动请缨,当起了姐姐家的保姆。对于照顾小孩来说,我是非常拿手的。因为我本身就特别喜欢小孩子,邻居家的几个孩子几乎都是我一手抱大的,更何况是姐姐家的孩子,我自然责无旁贷。

恶魔哥哥的禁宠

在姐姐家的日子,我过得非常舒服自在。我和姐姐本来是亲人,姐夫也对我很好。姐夫是大学老师,斯文儒雅,文质彬彬,博学多才。姐姐老笑话他为人迂腐,但在我眼里姐夫是个非常忠厚靠谱的好男人。姐姐性格比较强势,泼辣能干,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每天忙于公司的大小事务,有时候还要出差。相对于姐姐的精明强干,姐夫更多的则是随遇而安。他骨子里比较传统,也不太爱出风头,低调谨慎,安分守己。

恶魔哥哥的禁宠

有时候,我特别心疼姐夫,尤其是看到姐姐总在他面前数落他的无能时,我都替姐夫捏把冷汗。姐姐在家里像只母老虎,时常给姐夫摆臭脸。我曾私下替姐夫打抱不平地劝姐姐,要她对姐夫好一点。

可姐姐却觉得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儿,依然是我行我素,该干嘛干嘛。渐渐地,我也就懒得去说姐姐了,因为我知道说再多都无济于事。姐姐和姐夫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只是因为某种无言的缘分被捆绑在了一起。

恶魔哥哥的禁宠

那时候的我,其实一开始是挺同情姐夫遭遇的,但是,后来,这种同情就满满变成对姐夫的关心了。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把这种关心变成爱,直到姐夫拉我进房间捂住我的嘴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听了我说完这番话,小玉一下子惊呆住了,然后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家另外俩个男人我爸和我大哥,我爸看到她直骂贱人,而我大哥则不敢看我的眼睛。我当时一下就明白了,上前给了他狠狠的一个巴掌,我怒道:是不是你! 大哥挨了一巴掌,也哭了,然后点了点头。我一下子怒了,气得拿起家里的凳子要砸他!可我妈却一下子上前拦住了,求我放过他。可我哪里听,推开我妈,然后对着大哥就是一砸,大哥没有躲闪,站在那里给砸的头破血流。

吞噬星空的夜晚

可我还是不解恨,又要上前打他,可我妈一下子跪在了我面前死死拖住他的腿,并大声痛苦到:不要打了,你这是要打死他吗?他可是你大哥呀!我说,我说!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又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你是那个贱人在外面生的孩子!那年,我刚生下我儿子,月子都没有做完,你妈那个贱人贪图钱财就勾搭上我老公生下了你,后来还把你送到我家来抚养!我恨了这么多年,恨你妈抢了我老公,所以在她儿子的新婚之夜,我给你们的酒中下了安眠药,让我儿子代你洞房,我要你们也试试,自己的爱人被抢的滋味!说完却又仰天苦笑。

吞噬星空的夜晚

我还是很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错误要我来偿还,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后来我离开了这个家庭,带着妻子去把孩子打掉了,我最后也没有和妻子离婚,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妻子的错,但是我却对我妻子激不起任何的兴趣,她似乎也知道这件事,所以自从那件事之后并没有要求什么。

听到这些话,我真的要崩溃了。小叔子接着说: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实情,因为她毕竟是我妈。但是,我希望你能把宝宝找回来,因为她们那么可爱,我不告诉你,我怕我这一辈子会良心不安,真的。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告我妈,她是个法盲后来,我找到了两个女儿,我带着儿子搬出来住了,我跟老公提出离婚,他很快就答应我离婚了。我在心里冷冷的呵呵了两声,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的爱情会这么脆弱。不过,前几天,小叔子拄着拐杖,找到了我家,他说他想孩子了,想见见宝宝。

岁月村色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把两个女儿的地址告诉我之后,被公婆给赶出来了。我更加坚定了我离婚的决心,我决定以后照顾小叔子。当我看着他抱着孩子,一直笑时,看着他为孩子换尿布时,听到他说以后要帮我带孩子时,我感动了。因为,我对于他而言,和他哥都离婚了,已经非亲非故了,他却还要帮我。他说:他帮我,是因为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平等的看得起他,不嫌弃他

岁月村色

后来我就一直和小叔子过着生活,虽然我们表面上不是夫妻,但是我已经将他当成我的男人了。平时小叔子在家帮我看小孩子,我在外面工作,这几年做点小生意日子渐渐过得好了,这是我真的没想到。现在回想起之前那段时光,真的是非常心酸....

毕竟,我和姐夫之间是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再者,我从来没想过要拆散姐姐和姐夫的家庭,更何况他们都有了孩子。所以,我一边是深爱着姐夫,一边又不得不克制自己对姐夫浓烈的爱意。

恶魔哥哥的禁宠

然而,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难控制。姐夫再怎么迟钝也多少感应到我对他的爱意了。一开始,姐夫会对我刻意保持距离。但随着我对他进攻越来越猛烈,他也就无力招架了。特别是当姐姐出差在外的日子,家里只剩下我和姐夫的时候,我们便会肆无忌惮地释放彼此的激情和欲望。我觉得自己是在替姐姐弥补姐夫在这个家庭里缺失的温暖与爱。姐夫也越来越贪恋我的温柔与妩媚。我们终于越来越难舍难分,简直要如胶似漆了。

恶魔哥哥的禁宠

我也知道,我们必然是没有结果的,到时候给姐姐发现我和姐夫的关心,我就变成了公认的罪人了。但是,每次面对姐夫的霸道,我总是情不自禁的陷进去,现如今的我,很是迷茫,我该怎么办?

阅读: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