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也很可爱 那刻他的柔情将我吞没

看淘网  Aleiria   2018-06-29

长时间的项目合作让我经常和他独处,那天他说女强人也很可爱,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这个小我九岁的男孩给我的感觉是强劲有力的,行动的时候还有一丝丝的霸道,这是年轻的味道,让我欲罢不能。没人的时候他挑逗我还会让我害羞。

女强人也很可爱

小智刚来公司销售部没多久,一次项目合作熟悉了他,小智小我9岁,在我眼里,他还是一个男孩子。可是日后的合作让我越发的迷恋上了他,工作的时候他表现出极大的热情,面对客户的时候泰然自若,一切都得心应手。

女强人也很可爱

在我们一起合作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一起加班到深夜,我们的工作相当的默契。两个人也越发出轨了起来。一次,我们一起探讨一个题目,正当我聚精会神的拿着鼠标看电脑的时候,他低头偷偷的吻了我的手臂。小小的胡茬轻轻的扎在皮肤上,一股闪电般的电流遍布我的全身,把我刚要说的话给打断了,我顿时满脸一热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我们加班到很晚,办公室里面就剩下了我和他。我一边坐在电脑眼前和他说明天谈判的细节,一边看他。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忽然,我感觉到他眼中温柔的目光尽不掩饰的盯着我,目光对视,我吓的缩了回来,持续看着电脑。

女强人也很可爱

这时,他俯身过来,把唇探过我的肩膀,在我的颈部吻了下往。全身过电一样酥麻着,我忘记了反抗,也不想反抗,迎合着他的唇,我把我的头转过往探索着他的嘴唇。他湿润温软的嘴唇忽然变得很有气力,想一个吸盘一样把我的灵魂都要吸走,我瘫软这迎合着他,脑子一片空缺。他把我抱起来,放到了办公桌上面,他的整个身子都压降过来,我想我是完全被他俘虏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想没有人会知道当一个女人面对着即将别人强暴时的那种彷徨和无助,如果不是当警察的他及时出现,我想当时我已经被那个禽兽强暴得泪流满面了。但是,也就是因为他的挺身而出,我却和他激情了一夜,只是这一夜风流过后,却是给我留下了许多问题

一夜风流

姓 名:祝可欣

年 龄:36岁

职 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兼企业法律顾问

简 介:河南籍,本科,曾在河南省开封市检察院工作

一些知心朋友问我为什么不离婚,我常常摇头,无以作答。我是个很传统、又很讲究名声和优雅生活的人,很害怕受伤害。对别人的离婚案件,我分析得很理性,在法庭上,我答辩得很自如。可是,当我面对自己的婚姻时,我总是非常害怕面对现实。我总是在恨铁不成钢的思想斗争中,继续着没有性爱的婚姻。

作者手记:

印象中,律师应该是口若悬河、举止洒脱的,可是,祝可欣正好相反,给人感觉有点拘谨,书卷气比较明显。

按一般思维来猜测,拘谨的律师是不可能做太多业务的,但她却傻人有傻福,刚到深圳那两年,就做了几单大经济案,还被一家大型企业聘为法律顾问,很快就在福田区供了房,买了车。

用一句闽南话说,可能是天公惜憨儿吧,老天疼爱憨厚的孩子,太精明的人给人感觉反而不塌实,所以她出乎意外地受这座精明城市的欢迎。

这么忙、这么憨的女人,竟然也出乎意料地有着好不容易才透露的情感困惑。

一夜风流

那时,我幸福得想死在他怀里

我和老公虽不算青梅竹马,但大学整整四年都是同班,彼此应该算很了解,也曾爱得一塌糊涂。

记得1986年热恋时,心里坚定不移地想,爱他,就是他身上的一根肋骨。他也跟我不分彼此。

有时,我们抱在一起好久,像被万能胶粘成一块复合木板,谁也放不开手。

毕业后,我分配在开封检察院,他分配在洛阳市一个区的城管办。都是吃国家饭的,算是门当户对,让人羡慕得掉睫毛。

那时候穷,工资也低,一年才见两三次面,我们被相思折磨得半死不活,我们每天一封情书,有时整整一天什么事也没做,只是想他,一口气给他写三四封信,每封信都写得婆婆妈妈,用去半本信笺纸。

有一次,他来看我,我义无反顾地把一切交给他。我们没有拍婚纱照,没有办喜酒,没有告知亲朋好友,那晚,他吻着我入睡,天亮后我又被他吻醒。我的泪花从傍晚闪烁到第二天太阳照进半个宿舍。

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好的男人。

结婚后,我们还是没有调到一起,但我们的来往非常频繁,工资都用来两地跑了。他来看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疯狂地吻我,每当这时候,我都幸福得想死在他怀里,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这种感觉却不能永远。

一夜风流

激情变成泉水,慢慢地流掉

第二年,我们有了一个女儿,婆婆来开封帮我照顾她。我的精力和感情开始转向女儿,而且几乎是全部给了她。

老公没有那么频繁地来回跑了。我们昔日的激情像泉水,一点一点地流淌掉,而天却不下雨,库存的激情越来越少。

有一天,当他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竟感觉跟他有点陌生。好像是几年前认识的一位好友。

情人节,看到姑娘们捧着一束一束大红玫瑰,我问:怎么不给我买一束?他却笑着说:都孩子她妈了,还那么幼稚?

我表情自然,心里却感觉爱情少了很多味道。

我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1995年,我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很顺利地过了关,拿到了律师资格证。

我想凭自己的本事挣钱。我对不义之财嗤之以鼻,曾经有人送给我一筐家乡鸡蛋,我都赶紧连夜全部交给领导。

我觉得夫妻两地跑实在不像夫妻,拿到律师资格证不久,我便决定到深圳闯。当时只是想来挣点钱,回去买一套好一点的房子。但来深圳后,我就不想回去了,跟很多闯深圳的人一样,喜欢这座年轻而不相信眼泪的城市。

一夜风流

在深圳,我出乎意料地顺利,进了一家大型企业做法律顾问,高薪而清闲,业余自己也做点业务。

多次动员他来深圳,他坚决不肯来,怕失去工作。

1997年年初,我在福田一处高尚住宅区供了一套房子。我是个很讲究居住品位的人,房子都按我的构思进行设计装修。每天早上,我都会在阳台喝一杯咖啡,翻翻时尚杂志,透过阳台栏杆看远处的风景,然后把自己打扮得很得体,才去上班。

我从不带男人来家里,不是特别亲密的女人,或者不是高雅的女友,我也不会带来家里。我觉得,家是很隐私的地方,是很有品位的场所,必须往来无白丁。

那段日子,我孤单却很舒适。

然而,也就是这一份孤单和舒适,为我那一夜风流埋下了坚实的伏笔,也为我们的婚姻带来了致命的一击。所以的一切幸与不幸,都将因那一夜风流而起

那一夜风流,我疯狂得无地自容

虽然我喜欢清静,但因为一个人在深圳,交的朋友还是不少。其中,林就是我比较信任的朋友。他是罗湖区一名普通警察,年轻而有才气。

1998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一位大款老乡在蛇口五星级酒店南海酒店请我吃饭,说要跟我谈一个经济案。

老乡是广州一家中型企业的老板,在深圳有不少业务,我欣然前往。

也许是他知道我长期一个人待在深圳,再加上孤男寡女包了一个房间,酒过三巡之后,他突然说起了疯话:你这么性感,真不忍心让你守活寡。说着就来抓我的手。

我拼命挣脱开来。

本以为拒绝他后,他会安分下来,没想到他却趁着酒劲,把上衣脱了,露出了满身的强盗肌肉和野人一样的胸毛,并靠过来想抱我。

我吓得连滚带爬躲进了包间里的洗手间。

我有点醉,也有点清醒。他来敲门,我把门反锁得紧紧的,不敢打开。我拼命地洗手,觉得手被他摸过,很脏。洗完后,我在里面哭,不敢出来。

突然,我想起了林。林是警察,我想,如果让他来接我安全的。我给林打电话,胡言乱语地说要请他吃饭,让他到蛇口南海酒店来,并故意大声地跟他说话,想让大款老乡听到。

一夜风流

尽管大款不知道要来的人是个警察,但他马上对着门缝说:出来吧,我穿好衣服了,都怪我刚才喝多了,对不起。

等到林到了酒店门口给我打电话,我才敢开门出来。林走到包房门口,我拉着林的手,一直跑了有一公里远,然后蹲在一处墙角哭,把林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突然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把他拉住了。我把他抱在胸前,轻轻地抽泣。

哭完后,我告诉林,刚才有人要强暴我,就是那个请我吃饭的人。林马上要去抓他,我把他拉住了,毕竟大款是我认识多年的老乡。

林打车送我回家的时候,天已黑了。一路灯红酒绿。我在想,要不是认识林,今晚我肯定逃不出虎口。我不自觉地把头靠在林的肩膀上,找到了一种安全感。

林把我扶到床上,然后烧开水,泡了一杯茶端到我面前,示意我喝。又用热毛巾给我擦去满脸的汗水和泪水。

我斜躺在床上,他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我们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夜深的时候,林起身说,我该走了。我点点头。

他一走,我一点塌实感都没有,心里空虚得想哭。

约摸半个小时后,突然有人敲门,我第一反应是林回来了。打开门,果然是他。他说怕我肚子饿,给我买来了面包和牛奶。我不想吃,林却坚持要我喝完牛奶后才肯走。

我眼里含着泪花,喝完了一瓶牛奶。

那一夜,我拥有了林。我一夜没睡,爱得疯狂。

只是一夜风流过后,我却有又自责得无地自容。

一夜风流

我挣扎在恨铁不成钢的婚姻里

以后,我和林顺理成章地成了情人。但我的良心一直感到不安。我给丈夫下最后通牒:如果再不来深圳,只好分手。

丈夫终于办理停薪留职手续后来到深圳。本以为他找个工作不难,但他那时已经38岁了,没有什么特长,又在政府机关待惯了,不太适应深圳的各种节奏,竟然找了半年都找不到工作。

这段时间我努力压抑自己,不敢跟林来往,希望能把所有的爱都还给丈夫,弥补良心的不安。但丈夫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脾气,甚至两次动手把我的脸打肿,把我的嘴唇打裂开了,缝了几针。

丈夫每次打我后,都很后悔,说他发怒的时候,失去了理智。他会拼命地打自己的耳光,以求我原谅。想起自己有过感情出轨,心里有些内疚,我一次一次地原谅了他。

后来,看到他老是待在家里,实在有点压抑成疾,我只好托林给他找个工作。林把他介绍到关外一个派出所做合同民警,负责写宣传报道。但丈夫其实不善写作,经常是由他口述,我给他做枪手。有时林也会借口到派出所看他的朋友,顺便帮他写写东西。

我们越帮他,他越难受,多次想回去。而我们如果不帮他,他工作又没办法做,待在家里心里又不平衡。

一夜风流

虽然我们每天都睡在一起,但我感觉跟他越来越生疏。我越来越融进这座城市,他却越来越自卑,越来越跟这座城市格格不入。

我的生意做得很自如,我的朋友圈像滚雪球一样地扩大。我的生意逐渐扩展到广州、珠海、东莞和佛山等城市。1999年,我买了一部别克凯越,这样,有了一点身份。

我跑外地的案子越来越勤奋了。因为有车,不管跟朋友还是当事人吃饭,我总是要送他们回家,有时要分别送几个人回家,这样,回家经常比较晚。多次之后,每当我进门,他就拿脸色给我看。

而事实上,他骨子里的自卑逐渐变得有些猥琐。我越有成就,他就越难受。我们几乎没有了性爱关系。

一些知心朋友问我为什么不离婚,我常常摇摇头,无以作答。我是个很传统、又很讲究名声和优雅生活的人,很害怕受伤害。对别人的离婚案件,我分析得很理性,在法庭上,我答辩得很自如。可是,当我面对自己的婚姻时,我总是非常害怕面对现实。

一夜风流

每当想起以前的恩爱,想起丈夫对我的好,想起过去的生活细节,我就打消了离婚的念头。我总是在恨铁不成钢的思想斗争中,继续着没有性爱的婚姻。

阅读:901